向日葵小说网
  1. 向日葵小说网
  2. 其他小说
  3. 穿成大佬的小作精
  4. 2、【2】
设置

2、【2】(2 / 2)


明明,对方是笑着的。

却如公主莅临,令他忍不住匍匐。

俯首称臣。

这种感觉,他只在嘉禹大boss身上也感受过。

小张甩掉脑中怪异的想法,老实去做个司机。

小张出门,唐非糖才有时间仔细查看手机里的消息。

微信十几条消息,全是王雅雅的。

【糖糖,微博你看到了吗?我不是那个意思,被人曲解了】

【我不知道你怕鬼,就是想找人陪我看,找找刺激】

【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?别生气好不好?】

【粉丝的话你别当真,大家都乱说的,过了就好了,你别多想】

【你身体好点了吗?你有时间吗?我想约你出来,跟你道个歉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】

……

看着对方又当又立的话,唐非糖为原主气不过。

一句不是故意的,那要警察有什么用?

曾经的唐非糖再也回不来了。

曾经的她是懦弱没错,但她没害人。

何至于要挖开她心底最恐惧的那部分,血淋淋地放在眼前?

唐非糖表情冷然,全身透着冷漠至极的气息,毫不犹豫地回复——

现在,盘山路见。

不是想找刺激吗?

就让你刺激个够。

那边,王雅雅收到唐非糖的回复,不屑地撇了撇嘴,精致的妆容因为嫉妒而垮了几分。

凭什么一个乡巴佬都能晋级,她却不行?

心里不服气极了,得到消息知道对方怕鬼,特意选了个场地吓吓她,出一口气。

然后,再去微博刷一波。

里外里,都是她赚了。

所谓的道歉,不过想看那个姓唐的笑话罢了。

王雅雅整理了妆容,穿着她最贵的那件小香风白裙,去约定地。

她到的时候,远远地看见一辆金黄色的超跑停在路边。金色在太阳下闪闪发光,亮眼无比。光是颜色,足以看出价值不菲。

待走近,发现唐非糖站在跑车旁边。

她的脑中冒出一个荒谬无比的想法:这跑车是唐非糖的。

克制不住的嫉妒,泛滥成了海。

她再次看向唐非糖,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。

唐非糖脚穿黑色马丁靴,宽松的裤脚轻松挽起,露出纤细的脚腕。一件再简单不过的白衬衣,手腕处的衣袖随意挽起,多了分慵懒随性。

偏偏是素颜。

吹弹可破的肌肤,泛着水润的光泽;莹白如玉的脸庞,精致美丽,毫无瑕疵,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,眼角多了分疏离淡漠。

王雅雅咬了咬唇,不肯承认心中的嫉妒快把自己吞没了。

以前的唐非糖是美的,但太懦弱胆小,破坏了周身的美,也唯有唱歌的时候不一样。所以,她不服气、不甘心,故意整她,为了出口气。

这会儿站在她面前的唐非糖,如破茧重生,光彩夺目,站在那里自有光芒,宛如贵公主冷漠高贵,她连直视的勇气都没有。

有了王雅雅做对比,唐非糖就像会发光一样,夺目得让人挪不开眼。

小张:糖糖姐,真的不一样了。

唐非糖朝小张微微颔首,转头对着王雅雅:“上车。”

王雅雅失魂落魄地跟着唐非糖上了车。

唐非糖话没多说,调了首最劲爆的歌曲,播放。

王雅雅一脸为难,爹声爹气:“糖糖,这个太吵了……”

“啊!”

下一秒,她不顾形象地惊叫起来。

原来,唐非糖直接将油门踩到底,产生的强大推背感吓得王雅雅大喊出声。

她无视了对方刺耳的叫声,在盘山十八弯的公路上尽情飙车。

以前的她,最喜欢赛车了。

那种速度到极致的感觉,令人全身舒畅。

唐家倒了后,每次她感觉压抑,就出去跑一圈,心情会好很多。

王雅雅不是喜欢刺激吗?

这样,够刺激吧。

她看不惯这种恃强凌弱。

车外,速度越来越快,像一道流星,倏然划过。

车内,音乐劲爆,耳边传来王雅雅渐渐微弱的惊叫声。

对方脸色发白,嘴唇颤抖,眼中含泪。

唐非糖靠边停了车,对方失焦的双眼才渐渐恢复焦距。

忙不迭,推开车门下车,趴在路边,狂吐不止。

唐非糖跟着下了车,站在旁边,冷眼旁观。

“为什么害我?”

“我……没有。”

“谁告诉你,我怕鬼?”

“唐婉云,是她说的。她说,你有心理阴影。”

“所以,你就专门带我去看恐怖片?”

“我……不是故意的,我就是想教训你一下,凭什么你能晋级。”

说到后面,声音渐渐小了下去。

等王雅雅回过神来,唐非糖已开着车扬长而去。

她忿恨地在路边跺了跺脚,赶忙拍了几张照片,准备接着卖惨。

另一边,唐非糖并没回去,而是开着车,在盘山路上将速度释放到极致。

她一手扶着方向盘,另一只手掏了掏耳朵,没了王雅雅的尖叫声,果然舒服多了。

她尽情地炫技,一会儿漂移,一会儿利落超车,完全沉浸在速度带来的极致享受中,暂且忘却独处异世的小心与无助。

当然,她不知道这一切全被头顶的无人机拍了进去。

终于,到达山顶。

一个漂亮利落的甩尾,车身稳稳停住。

唐非糖推开车门,下车。

她看见对面,一个清隽男子斜倚着车身,一只手随意拿着烧了一半的烟,两腿懒散地交叠,唇角挂着抹漫不经心的笑意,眉眼间的成熟中藏着桀骜,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,暗含打量。

和记忆中的姜少对上了号。

她的合约男友。

苍茫天地间,她踏着风而来,白衣黑裤定格的瞬间唯有一种置于天地的飒爽。

嘴角的笑漫不经心,眼神清冷疏离又有几分凌厉。

开口的话,没了懦弱,多了玩世不恭:“哟,姜少,好巧。”

她踏风而来,如落入凡尘的精灵,直直走进了他的心里。

他仿佛,听见心底烟火绽放的声音。

一双桃花眼染上认真的神色,一字一顿,似是述说心意:“不巧,我在等你。”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