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小说网
  1. 向日葵小说网
  2. 其他小说
  3. 穿成大佬的小作精
  4. 2、【2】
设置

2、【2】(1 / 2)


铃声再次响起,显示来电是“经纪人何姐”。

“喂,何姐,你找我?”

意料之外清清冷冷的态度,只听声音也没传言中那般懦弱胆小。

何文雅来电之前的不满散了几分。

她对唐非糖的第一印象极差。

尤其看完了对方所有的比赛,皱起来的眉头没松开过。

天赋有,性子太懦弱。

完全是娱乐圈版的阿斗。

娱乐圈最怕的不是红不了,而是懦弱怕事。前者是命,后者是扶都扶不起来。

她是嘉禹王牌经纪人,硬被公司塞了这么一个扶不起来的,眼见着招牌砸了,想撂挑子却被上层告知这个人有大后台。

今天一早微博闹起来,原本这种小伎俩她并不看在眼里。

混娱乐圈的,跟宫斗差不多,谁比谁单纯。

一想到自家艺人一副胆小得连开口都难的样子,知道了这个事该不会在哭鼻子吧?

念及此,才有了这个电话。

“微博的事情看到了吧?你不要进行任何回复,以免对方粉丝攀咬。我这边全权处理,你拿回冠军,堵住那些嘴就行了。”

完全是公事公办的口吻,唐非糖惴惴不安的心勉强落到实处:“好的,谢谢何姐。”

“还有,养好身体,尽快回去集训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另外,你的合约签好小张送过去了,你再检查一下,看看有什么问题。”

“好。”

恰好,门铃适时响起。

张妈开门,门外站着的正是来送合约的小张。

小张探头:“请问糖糖姐在吗?”

张妈热情点头:“在的,请稍等。”

唐非糖听到门外的动静,对电话里说:“小张到了,我先看合约,有问题再和您沟通。”

挂了电话,她起身去客厅。

小张正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,看她出来赶忙起身,热情打了个招呼,把装合约的档案袋递过去。

“你先坐一会儿,我看下合约。”

“好。”

小张双膝并拢,两只手下意识地搓起来,局促地坐在沙发上,度秒如年。

他悄悄抬头看了眼坐在对面的唐非糖,又飞快别开眼。

总觉得今天的糖糖姐很不一样。

之前,她小心翼翼地笑着,激起他作为雄性的保护欲。

今天,气场很强。

微笑着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而对面的唐非糖,细细看完合约。

面上不动声色,内心已波澜起伏。

原来这是一个“包养”合约!

这看似不合理的待遇,瞬间有了合理的理由。

她成了嘉禹幕后boss姜随年的合约恋人,只需乖乖听话,不惹麻烦,对方保证自己可以无忧无虑唱歌,实现梦想。

唐非糖仔细搜索了下记忆,模模糊糊有一张清隽青年的脸,带着漫不经心的笑。

回忆起这张脸的时候,她明显感觉心跳快了几分。

难怪,原主对他是有好感的。

对方又提出了难以拒绝的条件,原主毫无意外在上面签了字。

小张看唐非糖脸色晦暗不明,犹豫出口:“糖……糖姐,有……什么问题吗?”

问题大了!

劳资想毁约!

唐家当年再落魄,她也没动过这个心思。

骨子里的骄傲,不允许。

唐非糖按了按眉心:“没问题,合约放我这里吧。”

她付不起违约金。

合约三年,天价违约金。

得另想办法。

看来,只能让对方主动提解约了。

那不如,加把火?

“小张,麻烦你跟公司申请一下,我想借辆车,要最、扎、眼、的、跑、车!”

小张第一反应,是可笑!

再反应,是疯了!

奈何,唐非糖神色自若,无比认真。

他滑到嘴边“糖糖姐别开玩笑”的话硬是被咽了回去。

她不是在开玩笑,是认真地要找公司……借跑车。

被唐非糖盯得头皮发麻,小张无奈打了个电话。

陈拓扫了眼响个不停的手机,无视对面那人不耐烦的目光,接了起来。

“小张,什么事?”

“陈总,糖糖姐想找公司借辆车。”

“公司那么多车,随便安排一辆,这种小事都打电话,我很闲的吗?”

那边迟疑了下,才下定决心:“不是,她要一辆最扎眼的跑车。”

“……”陈拓斜了眼还不知情的那人,决定好心分享一下,“我等下回复你。”

小张看着被挂断的电话,茫然无措。

只好先转达了一下陈总的原话。

他不知道,陈拓办公室正进行另一番交谈。

陈拓态度随意,语气调侃:“我说姜大少,你这公司也不管,找的小女友有意思啊。”

对面的那人清隽矜贵,唇角挂着抹漫不经心的笑,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,透着危险:“我们不过各取所需,你倒也不必时时挂在嘴边,不然我会以为你对我的‘小女友’有什么不轨的想法。”

姜随年刻意加重“小女友”三个字的语气,吓得陈拓一个激灵。

陈拓不敢再嘴上沾光,直接祭出杀手锏:“对方要借一辆最拉风的跑车,公司穷得很,可满足不了这种要求,我看你倒有一辆,不如借给她?”

姜随年手指轻扣沙发扶手,脸上若有所思。

提这个要求的人,显然和他印象里怯怯的、说话小心翼翼、不敢正眼看他的人有出入。

他倒要看看了。

“给她。”

陈拓愣了三秒,做好了姜随年黑他的准备。

对方却轻描淡写地同意了?

姜随年即然同意了,他乐得做好人。

同样的,陈拓对他那个只闻其名、未见其名的合约女友,好奇得紧。

小张再次接到陈拓电话,直到对方挂了,还处于云里雾里之中。

这么无理的要求,公司竟然同意了?

饶是震惊,小张还是如实转达:“糖糖姐,那个……车不在公司,我去替您取回来,就开到这里,您看可以吗?”

小张不知为何,感觉今天面对唐非糖压力巨大,不自觉带上了敬语,语气中还多了分恭敬与小心。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